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体坛+:复盘镜头外的中韩大战夜探国足狂热未完仍待续
发布于:2017/5/4 9:56:14    点击量:次    

   比赛结束后,下一个目的地是国足驻扎的运达喜来登酒店。我沿着芙蓉中路往北走,虽然人流车流密集,但没有想象中万人空巷的庆祝情形。只是有小股球迷聚在一起,高唱《欢乐颂》之类的庆祝性旋律。虽然据称贺龙体育场附近的店铺不能公开播放今晚的国足比赛,但在赛后,芙蓉中路边的酒店还是非常应景的打出大字幕“我们赢了,祖国万岁”。

  长沙的天气处于下雨与不下雨的分界线上,偶尔有些小雨,我并不知道应该是打伞,还是该空手前行。看了看导航,从贺龙体育场到运达喜来登酒店要50分钟的步行距离——我只完成了1/3。担心可能迟到,只得选择打车来到酒店。

  此时是10:30分,离比赛结束已经过了1个小时。大约有几十名球迷已经聚集在酒店门口等候——这些球迷大多有心,比赛结束后就早早行动,坐20或者30多元的摩的尽快来到酒店。

  随着时间的推移,酒店门口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 但没有人能够进入大堂。酒店方面早已严阵以待,除了携带房卡的房客,其他闲杂人士一律不得入内。酒店大门前的通道被清空,球迷挤在了花坛边狭窄的一列上。一旦有个别喜来登的住客从人流中挤入大堂,等待的人群中免不了一阵推搡。

  在红衣为主的围观人群中,几位中学生的校服非常显眼。一问,是运达喜来登隔壁长沙一中的学生——还是相对紧张的高二。长沙一中闻名在外,与雅礼中学在长沙中学界的顶端并驾齐驱。我猜想这几位学生球迷应该是在晚自习结束后,通过手机得知国足获胜而前来隔壁围观国足。一问,情况并非如此,这几位学生球迷实际是去贺龙体育场看比赛了,结束后就近打摩的早早来到学校附近的运达喜来登酒店近距离围观偶像。

  “翘晚自习去看的?”

  “不是,请假去的。”

  “班主任是男老师吧?”

  “是的。班主任也去贺龙了。”

  在酒店等候的这段时间里,我看到了不下10个身穿长沙一中校服的学生,我问: “怎么今天过来的都是你们学校的?因为近么?”

  “是啊。”

  “雅礼的同学呢?”

  “都在贺龙当球童呢。”

  我突然想起,由于地域的差异,在这个夜晚,长沙这两所最好的中学的学生参与比赛的方式是不同的: 在贺龙体育场边的雅礼中学自然近水楼台,个别学生能够参与选拔成为国足比赛的球童。至于运达喜来登酒店边上的长沙一中,自然有近距离索要偶像签名的优势。这几位中学生早已备好球衣,围巾,国足的最新全家福,等待偶像给自己签名。

  但这些没有选择早早回家休息准备周五的课业,而是跑来围观偶像等待一两个签名的中学生球迷还是失望了。

  到达酒店后的几十分钟里,只要有稍有规模的车辆开往酒店大堂,人群里就会响起一阵骚动——但很显然,国足球员坐的应该是高头大马的大巴,这几辆中巴规模的车子不可能载得下国足球员。这也是追星时的常见状况——在正主出现前,追星的人群起码要空欢喜5次。

  等待了半小时后,11:00左右,一辆巨大的红色大巴向酒店大堂驶来,人群一拥而上,纷纷掏出手机拍照,一些球迷高喊着比赛中表现出色球员的名字,譬如“于大宝,大宝,天天见”,“曾诚”,“蒿俊闵”之类——大巴里的球员似乎也在挥手致意。

  酒店方面的准备工作还是非常严谨,掏出手机拍照的一百多名球迷被拦在了一定的距离以外。国足教练组与20多名球员从大巴中鱼贯而出,迅速进入酒店大堂,停留片刻后就消失在了电梯里。

  待国足教练与球员全部上楼后,酒店开放了大堂,不少球迷一拥而入——但并没有意义,酒店内几位好心的工作人员告知球迷: 今夜国足球员不会再到一楼用餐,索要签名最好等到第二天下午前来。

  大部分球迷略作停留就直接离去,少部分球迷还坐在酒店咖啡吧的沙发上作无望的等待——包括两位带着国足全家福的中学生球迷。

  在酒店大堂,徘徊着几个南欧人长相的外国人在说意大利语,我猜测这几位应该是里皮的朋友——一问,确实如此,其中一位是里皮多年的老友,前尤文图斯市场部主管卡洛•迪亚纳(Carlo Diana)。

  但里皮不会出现,国足球员也不会出现——这些今日的英雄像火苗一样短暂地出现,点燃了球迷的希望,然后又瞬间消失在了酒店大堂黑夜里。

  我曾听过一些10多年前国足采访的传闻——在那个最疯狂的年代里,上百名球迷会等候在酒店驻地追星。如果国足的比赛结果足够理想,球迷与记者一起都可以进入大堂与餐厅,和国足球员一起庆祝,合影,签名之类的要求都会被一一满足。

  这个晚上的比赛结果有足够的庆祝意义——这是国足近30年第二次在国际A级比赛中击败韩国队,场合还是在足够严肃的世界杯预选赛。但在这个夜晚的喜来登酒店,球迷们的反响,国足的回馈就像一个小水花——并不是没有疯狂的情感发泄,但比起那个年代,足球带来的公众反响相对要平静许多,数百人围堵酒店,记者球迷球员共同庆祝的盛景已经不会回来了。

  或许是已经过了那个年代——足球,追星在我们这个时代浸透了更多理性的力量。在见证了自己国家队创造伟绩的夜晚后,明早所有人还要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或是课桌前,重复日复一日的世俗生活。

  这种气氛,绝不是冷淡,也并非疯狂,就像今晚长沙的天气一样: 处于下雨与不下雨的界限之间。我一时在中文词库中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只能借助外文——lukewarm/tepid (微温),这个词或许可以形容这个晚上,又或许是这个时代的球迷对于国足的投入状态。

 


版权所有:亦蓁集团 电话:400-668-0707